度岁

主吃onkm

偶尔吃kmon

可能产kmon

想写出没有bug的文

恋人的小趣味你不懂【四】

前情👉恋人的小趣味你不懂【三】


     「那可不一定哦!」小野笑着捏了捏神谷的鼻子,「神谷桑晚上吃过了吗?」

     「吃过了,你不是在冰箱里留了咖喱吗?」神谷把小野的手拍掉,对哈哈招手,哈哈一溜烟跑过来想扑到神谷腿上,结果只扑了半个身子上去,「哈哈你重死了,再有下次就扣光你的狗粮。」

       切,我一点也不重好吗!这个体重在金毛界是最标准的!每次都说扣狗粮,哪次扣过了?

     「我去洗澡了,你先睡吧。」小野笑着亲了一下神谷,离开之前突然想看神谷炸毛,「今晚没有特殊活动哦!」

     「你!」没有就没有!我也没有很期待!

       神谷扯过被子把自己蒙住,但是浴室的水声还是透过玻璃和被子传进耳朵里,搅得人心里不得安宁,一把把被子掀开,冲浴室喊,「小野君你洗澡声音小一点。」

     「嗯嗯嗯。」但是声音一点也没有小。

       小野出来的时候神谷正点着床头灯看漫画,脱了鞋上床靠近神谷,神谷只感觉一阵温热的水汽扑面而来,好像整个人都变得湿漉漉的了。

     「头发怎么不吹干?不难受吗?」神谷一边唠唠叨叨地说着,一边去拿吹风机给小野吹头发,不吹干的话会头疼的。

     「那就麻烦神谷桑给我吹头发了。」小野只好坐起来,等着神谷给他吹头发。

     「小野君你靠近一点,这个线不够长。」

       小野挪了挪屁股。

     「汪!」哈哈跑了进来,乖乖蹲坐在小野的脚边一动不动,一副我不会惹事你别赶我出去的模样。

      小野摸了摸哈哈的狗头,默许它在房间里待一会儿。

       神谷打开吹风机给小野吹头发,哈哈被这翁嗡嗡的声音吓得跑了出去,又跑回来,在门外走来走去,时不时躲在门边探头探脑,不敢进去。

     「吹干了,睡觉吧。」神谷放下吹风机,伸手在小野刚吹干的头发上乱揉一通,小野好气又好笑地抬头看神谷,「你和哈哈好像啊,哈哈身上的毛被我揉乱了看我的眼神和现在你看我的眼神好像啊!」

      小野一把把神谷按在床上,关灯扯被子,也不管被揉地乱糟糟的头发,「睡觉!」

       今天就算了,明天收拾你。

       两人在一起有十几年了,睡姿从各睡各的变成搂在一起,现在又变成了各睡各的,你抢我被子我抢你被子,床上打闹变成了常有的事。

       因为是周末,闹钟并没有响,神谷睡到自然醒的时候小野还在睡,摊成一个「大」字躺在床上,被子的一大半都被小野裹在腰上。

     「咔嚓咔嚓」神谷拿着手机对小野拍了几张,这是最近才有的兴趣,莫名其妙就有了,等发现的时候手机里已经存了几百张小野的照片,喝水的,看书的,做饭的,工作的,玩游戏的……

       想一口气全部删掉,但是又有点舍不得,你看这照片拍得多好啊,而且里面的人也好看,留着欣赏多好。

       昨晚吹干没有梳顺的头发变得软蓬蓬的,神谷又拍了一张,喜滋滋地收了手机去刷牙洗脸。

       改天去打印出来吧,再买个相册装起来,趁小野不在家的时候去吧。

     「你怎么醒这么早?」小野睡眼惺忪地起来放水,就看见神谷在发呆,顺口问了一句就把门拉上了。

       神谷反应过来还在刷牙,赶紧把口中的泡沫吐掉,喝水漱口,「像你起这么晚?」

     「我们早上吃什么?出去吃还是你做?」神谷洗了脸一抬头就看见小野又躺在床上,趴在小野旁边捏着小野鼻子问。

     「吃什么?神谷你再这样捏着我的鼻子我就把你吃了!」小野鼻子被捏住,说话瓮声瓮气的。
神谷嫌弃的看着小野,「你让我饿肚子还要吃我??不怕我一脚把你踹下去啊!」

     「某次神谷桑是不是忘了?」小野开始翻旧账。

     「……」神谷脸上挂不住了,那次真的是太惨了,在小野面前自己完全就是战斗值为零,往事不堪回首。

     「我去给哈哈喂食,它该饿了。」神谷脚底抹油,麻利地从床上下来,跑去给睡的正香的哈哈喂食。

       溜得太快完全没有注意到小野嘴角的笑。

       小野拿着神谷的手机划开直接看相册,什么都没有?明明听到拍照的咔嚓声了,难道听错了?
小野不死心,试了一下私密相册的密码。

       两人的生日?

       不对。

       纪念日?

       不对。

       小野把所有觉得可能的密码试了一遍,还是没能打开。

     「小野君试密码好玩吗?」神谷坐在床边笑着问小野,出门就觉得不对劲,身上好像少了什么,一摸口袋手机不见了。

     「……你来啦。」小野讪讪地笑了一下,大意了,连他进来坐在旁边都不知道,「你的密码怎么改了都不告诉我?」

     「为什么要告诉你呀?我不能有自己的空间吗?」神谷从小野手上拿回手机,看都不看小野,拍的就是你,让你看见了我不要面子啊!

     「早上拍的是我吗?」

     「不是,我拍的不是你。」神谷想都没想马上否定,小野你知道也别让我说出来啊,放在心里不好吗?

     「好了我知道是我,给我看看吧。」小野也不确定是不是自己,但是先哄过来看看再说。

     「你怎么知道?」神谷脱口而出又马上捂住自己的嘴,「我真的不是拍你,只是不小心把你拍进去了。」

       真的是我?那就更要看了。

     「你不相信我。」神谷盯着小野,看着他的表情就猜到了他心里想的什么,分明是不相信自己。

     「我相信你。」小野拉着神谷的手,「但是我很想看看你拍的照片,你不会不愿意吧?」

     「我……」神谷犹豫了一下,把相册解锁递给小野,「你什么都别跟我说。」好歹给我留点面子,偷拍已经够丢人的了,还被揪出来嘲笑就更丢人了。

       小野欣喜地翻看起来,边看边笑,喜滋滋地,连脸上的笑纹都变深不少,「我……」

       神谷一听到小野的声音就想跑走,这个情景实在是太尴尬了,待不下去了。

     「跑什么?」小野手快拉住神谷,「你这样我很喜欢。」

      喜欢什么?喜欢我拍的照片?还是喜欢我偷拍他这种行为?

       神谷云里雾里,被亲到了才反应过来,「你到底喜欢什么?」

     「喜欢你。」




论师生恋的可行性(十)



      「继续下棋吧。」小野爸爸听了没有什么反应,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催促神谷落子。

     「叔叔……」神谷摸不准小野爸爸心里怎么想的,正常情况不应该是这样啊!

     「下棋吧,下完了再说。」

     「……是。」

     「如果你故意输给我就什么都别说了。」小野爸爸看神谷心不在焉,心思完全不在棋盘上,不由心中不快。

       还有转机?!

       那就必须要赢了。

       虽然第一次见面就赢了长辈不太好,但是权衡之下还是小野比较重要。

     「谢谢叔叔手下留情。」

     「后生可畏啊!」

     「爸你输了吗?!!」小野怕神谷被爸爸拉住不让回来,就出来看看,正好听到爸爸感叹,「真是太好了,神谷桑别留面子给他,你不知道我爸以前老借着我下棋输了嘲笑我!」

     「咳咳。」小野爸爸咳了两声示意小野噤声。

     「神谷桑不过来看看我的房间吗?」小野拉着神谷往房间里走。

     「我和叔叔还有话要说。」

     「我和神谷有话要说。」

       小野爸爸和神谷对视了一下。

     「你们有什么话我不能听的话要说?」小野实在不能理解爸爸和神谷有什么话可以说的,难道爸爸要跟神谷说自己小时候的糗事?!待会儿悄悄溜过去听墙角。

      「小野你泡杯茶给我。」小野爸爸把小野打发走了,「神谷桑跟我到书房来一下。」

       神谷跟着叔叔进了书房,看他锁上门,一颗心扑通扑通直跳。

       不知道叔叔要说什么。

       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赢,赢了现在的形式也没有什么改变。

       这盘棋赢与输一点意义都没有。

     「神谷桑打算如何解决这件事?」

     「我会跟学校递辞呈。」神谷挺直了腰板,看着小野爸爸背后的书架。

       辞职之后自己和小野就没有关系了。

       错了错了,本来就没有什么关系。

       如果有的话也是师生关系,不过很快连这仅有的一层关系都没有了。

     「在东京可不容易啊,神谷桑没问题吗?」小野爸爸担忧地看着站在面前的青年,虽然比小野大了三岁,可看起来比小野还要小,说心里话,他不想为难他,可小野并不喜欢同性啊,如果他喜欢的话,自己也不会这么为难这个青年。

     「没问题的,请您放心。」说着又鞠了一躬。

     「那这几天就和小野好好玩吧,小野不是要带你看看他房间吗?去吧去吧。」

       神谷打开门就被贴着门偷听的小野吓到了,「你听到了?」

      「听到什么?我爸是不是跟你说我坏话了?你别信他!」小野十分担心,自己小时候的糗事可不少,万一让神谷桑知道了,神谷桑肯定会笑他的。

      「没有。」神谷看小野的表情也不像是听到了自己和叔叔的谈话,也就放心了,「叔叔说你小时候圆圆的很可爱。」

      「噢———」小野半信半疑,看向书房里的爸爸,「真的?」

      「真的真的。」小野爸爸笑着点头,「你小时候啊,圆滚滚的,脸上肉又多,捏起来舒服极了。」

      「不是要看你房间吗?」

      「哦哦,差点忘了!」小野握着神谷的手腕,把神谷拉进房间。

      「这个能看吗?」神谷的手指在一本相册上敲了敲。

      「可以。」

      「这个…」神谷翻来相册,视线就被一张照片吸引住了,一个小孩子穿着开裆裤坐在床上笑,仅仅是看着照片都会笑起来,「这个是你吗?想不到你小时候真的这么可爱!」

     「这个不是,你往后翻,后面的是我。」小野站在旁边指给神谷看。

     「这个?」神谷指着照片问,「感觉是一个人啊!」

     「这个真是我。」小野笑着往前翻了翻,「这个是我哥。」

     「你哥哥?双胞胎?」如果是双胞胎的话那长得像就可以解释了。

     「哥哥比我大五岁。」小野就知道神谷会这么想,自己小时候一直被邻居说和哥哥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

     「不是双胞胎长这么像?那现在你和你哥哥长得像吗?」

     「不像了,小时候没长开,长大了就不像了。」小野翻到哥哥现在的照片,「你看,这是去年拍的。」

     「是不太像了,你哥哥比你要帅一点。」

     「喂喂喂,神谷桑当着我的面说我没我哥帅太过分了吧?」小野笑着反驳神谷的观点。

     「你别动别动!保持这个表情别动!这个角度看上去很帅!」

     「真的?神谷桑你把镜子拿给我看看!」肯定是骗我的。

     「你看!」神谷抿着嘴递上镜子。「真的很帅!」
     「一点也不帅!」小野看了一眼镜子,「感觉看上去有点蠢,神谷桑你故意骗我!」

     「你和你哥哥风格不一样嘛!你哥哥是真帅,你……」神谷憋着笑忽悠小野。

     「我?我是什么风格?」

     「你平时很软萌,但是有时候又很帅。」

       忽悠,接着忽悠。

     「那我什么时候最帅?」

     「刚才啊,刚才是我见过最帅的!」





小哭包




       小野闭着眼睛把闹铃按掉,掀开被子起来。

       嗯?不太对劲?

       浩史呢?

       早就醒了么?

     「浩史——」

       不在?

       小野拿起手机准备给神谷打电话,突然发现被子一动一动的。

       明明没有人在被子里啊,该不会是娘桑吧?

     「娘桑?」小野掀开被子准备把娘桑抱出来,却被吓了一跳,「浩史!!!」

       小野小心翼翼地把床上光溜溜的神谷拎出来,上上下下打量一番又塞了回去。

     「我还没睡醒我在做梦,在做梦。」

      睁眼一看,神谷还是小小的一只坐在床上。

     「说话声音大一点我听不见。」小野看着神谷的嘴开开合合,说的什么根本听不清。

     「你是谁?这是什么地方?我要回家,呜呜呜嗝呜呜呜」

       完了,不仅变小了而且失忆了。

     「小朋友,跟…」小野哽了一下,怎么称呼自己啊!「跟哥哥说你叫什么名字啊?」

     「妈妈说…说不能跟陌生人说…说话。」神谷边哭边说,一抽一抽的,小野轻轻拍着帮忙顺气。

     「你看我像坏人吗?」

     「哥哥好看。」神谷揉揉眼睛看着趴在床上和自己说话的小野,「我要妈妈…我要妈妈……」

     「别哭了别哭了。」小野把神谷抱在怀里哄着。

    「你看那里有一只大猫,可爱吗?」小野指了一下路过门口的娘桑。

     「不好看。」神谷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了,盯着看了一下就把头转过去,「哇——我要妈妈——」

       你个小混蛋!!你再说一遍!!!

       小野抱着神谷晃出了卧室,晃到了客厅。

     「要吃甜甜圈吗?很好吃的。」小野打开冰箱门拿了一个在神谷面前晃,吸引神谷的注意。

       神谷伸手去夺。

     「想吃吗?想吃就不能哭了,知道吗?」小野把甜甜圈放到神谷手里,「两只手抱着。」

       小野把神谷放在沙发上,又怕他不小心摔下来,干脆把神谷抱起来放在腿上,自己则坐在沙发上。

       神谷抽抽搭搭地坐在小野腿上啃着甜甜圈,小模样别提有多乖了。

       原来你小时候就是兔牙啊,吃东西的样子真可爱。

     「要喝水吗?」小野看神谷突然不吃了,以为是渴了要喝水。

     「原来是睡着了。」

       小野把神谷抱到床上,拉过被子给他盖上。

     「娘桑乖,下去,你正掉毛呢。」小野发现娘桑窝在神谷旁边。

     「呜——呜——」

       娘桑这是生气了?还是要陪着浩史?

     「那好吧,你别挠浩史,他会哭的。」

       就跟个小哭包一样

       不过挺可爱的。

       这个小不点和铲屎的味道有点不一样,但是又很像。

     「唔…」神谷伸了个懒腰,起床穿衣走到客厅,「小野君。」

     「幸好变回来了。」小野长舒一口气,小哭包可爱是可爱,但是没有现在的浩史可爱。

     「变回来什么?」神谷抓了抓头发,「我刚刚好像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变小了,一直哭,然后你给我甜甜圈吃就不哭了。」

       明明就是!像个小哭包一样。

       原来恢复原样就不记得了,以为是场梦也好。

     「你是不是馋了?想吃甜甜圈了?」

     「有点,给我,我要吃。」

     「像梦里那样哭给我看就给你。」

     「娘桑!挠他!上!」

     「别别别,逗你的,刷牙洗脸去吧,午饭做好了,甜甜圈下午吃。」








恋人的小趣味你不懂(三)




       神谷最近很苦恼,原因有点羞于启齿。

       他牙疼。

       为什么?

       因为偏爱甜食,日积月累牙齿就不太好了。

       让小野知道肯定又要笑话自己,神谷已经可以想到小野知道这件事的表情了。

       幸好他还不知道。

       也不会让他知道。

       从来没这么庆幸过小野加班,真是太好了!

       神谷苦着脸戴好口罩,从镜子里看就是一个普通大叔嘛,还是丢在人群里找都找不到的那种。

       出门看牙医。

       四十多岁的人了,因为甜的吃多了导致牙疼要去看牙医。

       神谷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但是不能讳疾忌医啊,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啊!

     「神谷桑是因为什么原因牙疼呢?」

     「甜食吃太多了。」

     「张开嘴看看。」

       神谷张开嘴让医生看。

     「还不是很严重,是要吃药还是补牙?」

     「补牙吧。」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神谷耳边还萦绕着医生叮嘱的注意事项。

       回去的路上路过蛋糕店,奶茶店,甜品店,糖果屋……

       不能看,不能看,牙齿比较重要。

       回了家逗哈哈玩,哈哈是一只大金毛,小野养的。

       不过小野只是担了一个主人的名头,喂食遛弯都是神谷来做。

       哈哈比较二,神谷怀疑哈哈根本不是金毛而是哈士奇。

     「不许往我身上扑!」说着神谷就被扑倒在地上了。

       真是什么样的主人养什么样的狗。

     「跟你主人一个样!」

     「呜——呜——」大金毛被推开很委屈,差别对待啊!

       那个人扑上去就是亲亲抱抱,我扑上去……唉

       狗生悲伤啊!

     「怎么了?感觉你不开心啊,要不带你出去走走?」神谷看哈哈整只狗趴在地上,摊成了一张饼,很没精神的样子,以为它是因为待在家里太闷了,就想带它出去透透气。

       哈哈呲溜一下从地上站起来,围着神谷转来转去,尾巴摇的可欢了。

       在外面遛了几圈就回来了。不过途中出现了一点小插曲。

       哈哈遛到超市门口就不走了,非拽着神谷进去。进去之后直接跑到卖狗粮的地方坐下来等着神谷过来。

     「哈哈这个不是你应该吃的,这是小奶狗吃的,你都这么大了。」神谷看着货架上的奶粉,蹲下来跟哈哈讲道理。

     「汪…」哈哈作为一只能听懂人话的狗,执着的想吃主人口中那个小奶狗才能吃的东西。自己小时候吃过的,可好吃了。

       神谷看哈哈盯着狗粮都的眼睛在放光,生怕它一个冲动直接扑过去。

     「买买买,不过下次就不能这样了,你已经不是小奶狗了。」

       神谷付了钱牵着哈哈回了家。

       一回家哈哈就围着神谷转个不停,边转边看着神谷手里拎着的袋子。

     「别转了!」神谷被转得烦了,用脚把哈哈拦住了,「再转不给你吃这个!」

       哈哈一听就趴在地上不动了,哼哼唧唧地看着地上,过一会儿又看一眼神谷,继续哼哼唧唧。

       神谷泡好奶粉试了试温度,觉得可以了就倒在哈哈的小食盆里,本来应该用奶瓶的,但是哈哈都这么大了,那个奶瓶早就不知道扔哪去了。

       哈哈舔了舔,不好吃,抬头看着神谷,你是不是偷偷换了!

     「噗哈哈哈哈!」神谷舀了一勺奶粉放到盆里,奶粉很快就溶解了。

       又舔了一口,砸吧砸吧嘴,好像味道没什么变化。

       小野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哈哈趴在地上,一脸我被骗了的表情。

     「怎么了?是不是浩史他欺负你了?」小野换了鞋子,把公文包放在鞋柜上,蹲下来摸摸哈哈的头,「别生他气了,下次给你加餐怎么样?」

     「呜…」

     「好了好了。」小野给哈哈顺了顺毛,就找神谷去了。

     「猜猜我给你带了什么?」

     「甜甜圈。」每次都是甜甜圈蛋糕奶茶各种甜品,如果是平时肯定很喜欢,但是今天。

       他刚刚补完牙。

       医生说甜食要少吃,也就是说他不得不控制一下对甜品的摄入量了。

     「是抹茶巧克力。」小野把装着巧克力的盒子放到神谷手里,但是神谷没有拿巧克力吃,「怎么不吃啊?」

     「……牙疼,你不准嘲笑我!」

     「我今天去补牙了,以后就不能随心所欲的吃喜欢吃的东西了。」

     「没事没事,控制一下就可以了。」小野把巧克力收起来,却被神谷按住。

     「我要吃最后一口!以后就不能吃了!」神谷拿出一块巧克力塞到嘴里。

     「我们来做个约定吧!」

     「??」

     「以后浩史吃甜食必须经过我的同意,如果偷吃了就要接受惩罚。」

     「你别想着在床上……」小野一说惩罚神谷就想到第一次,也说是惩罚,弄得神谷再也不能直视惩罚这两个字。

     「那我们就不在床上。」小野收起了巧克力,「可以在浴缸沙发地毯上。」

     「别说了别说了!」神谷一把捂住小野的嘴,「快闭嘴吧你!不会有这个机会的!」










开始拖,能拖多久拖多久
理直气壮.JPG

恋人的小趣味你不懂(一)

恋人的小趣味你不懂(二)

论师生恋的可行性【九】


       神谷借口饿了去超市买零食,不想却看到了意料之外的人。

       之前的床伴。

       躲已是来不及了。

     「神谷桑?」

     「我还以为认错了,没想到真的是你!来这里玩吗?」

     「是啊!小林君怎么也在这里?」神谷忍着情绪笑着寒暄。

     「小林,你买好了没有?」说着旁若无人的牵着小林的手,「这是?」

     「买好了买好了,你怎么这么黏人啊!」小林不好意思地冲神谷笑了,「这是神谷,是……我的朋友。」

     「什么朋友?以前没听你提起过,不会是你以前惹下的风流债吧?」说着就狠狠捏了小林腰上的肉,「你今天别回家了,睡外面!」

      「我错了我错了,有人看着呢,回家再说回家再说。」小林赔着小心,俨然一个“妻”管严。

      「哼!」在外面给你留点脸面。

      「见笑了。」小林呼了一口气,小祖宗总算松手了,「神谷桑,这是我恋人北村。」

      「我还有点事,先走了。」神谷感到有点胸闷,匆匆说完就消失了。

       神谷什么也没有买,出了超市沿着路往前走。

       他们真好,幸福美满。

       什么时候我能和他们一样。

       呵,我这种人,孤独终老才是最适合的结局。

       为什么没有人爱我。

     「喂?」直到感觉到口袋里的震动才如梦初醒。
     「我马上就回来了。」

       小野得了回答那颗害怕神谷因为人生地不熟而迷路的心就放下了。

     「我回来了。」神谷笑着和小野打了招呼。

     「吃饭了。」

       小野帮忙端菜上桌,神谷也想帮忙却被妈妈D以客人为由拒绝了,只好坐着和小野的爸爸聊天。

     「叔叔好。」

     「神谷桑不是小野的同学吧?」

     「……不是。」神谷没想到被识破了,只好乖乖承认。

     「你给我的感觉不像学生,倒像是个老师。」小野爸爸说出自己的看法,「我看人还挺准的。」

     「……是老师,欺骗了您很不好意思,但是能不能不要和阿姨说。」神谷站起来向小野爸爸认错。

    「年轻人别那么拘谨,把这里当做自己家。」小野爸爸指了指椅子,「坐着吧。」

    「谢谢。」神谷如坐针毡。

       看人还挺准的,会不会看出我对小野的心思。

       惴惴不安地吃完了饭。

     「小野来陪我下将棋。」

     「输了你又嘲笑我,不下,你找哥哥去吧。」小野还记得小时候输了被爸爸嘲笑的事。

     「你哥在东京没回来,就下一次。」

     「不下。」

     「神谷会下吗?」小野爸爸见儿子不陪自己下,就盯上了旁边的神谷。

     「会一点,我来陪您下吧。」刚说完就被小野拉到旁边说小话。

     「你是过来玩的,不是来陪我爸下棋的!我爸逮到人陪他下棋就不放手了,估计你这几天都要陪我爸下棋了。」

    「说什么呢?小野你是不是在背后说我坏话?」小野爸爸拿出棋盘慢慢摆起来。

    「没有,我说的是事实。」

    「下一盘就行了啊!」厨房里的妈妈D也探出头,「你别抓着神谷不放。」

      小野看了一会儿觉得无聊就回房间去了。妈妈D睡午觉。

      客厅里只剩下神谷和小野爸爸。

    「神谷的棋艺是和谁学的?」

    「小时候和父亲下着玩,下得多了就会了。」

    「这么问可能有些唐突,神谷是不是对我儿子抱着不一样的想法,或者说是产生了不一样的感情。」

      被发现了!被发现了!

     「……是。」神谷把准备移动棋子的手放在背后,「小野君人很好,是我对小野君…有不一样的想法,但是,小野君并不知情。」

     「希望您不要对小野君和阿姨说这件事,我会妥善处理好,不让您和阿姨为难的。」


论师生恋的可行性【八】


       于是就定下了去小野的老家吃汉堡肉。

       放暑假已经是七月末,在坐完飞机坐完大巴后,终于到了高知,小野拉着箱子在前面走,神谷跟在后面不知道在想什么。

       神谷在想一件很重要的事。

       这段时间和小野君的关系也没有多大进展啊,除了上课就是顺路一起回家,双休日中有一天在小野家蹭饭,剩下的一天小野过来玩游戏撸猫聊天,偶尔出去看看新上映的电影。

       这些事其实更应该是情侣之间做的吧?但是小野君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坦荡荡的让神谷觉得良心不安,掰弯直男确实让人很有罪恶感啊!

       神谷开始退缩了,要不趁小野君还没有发觉,赶紧回到正轨。

       就这么决定了,等回来就不跟小野君联系了,唔,房子也要退掉,话说哪里的房子价格不高离学校又近啊!

     「唔…疼……」神谷沉浸在问题里,没注意到走在前面的小野停下来了,猝不及防撞上了小野的后背,懵了一下捂着鼻子喊疼。

     「我看看我看看。」小野把神谷捂着鼻子的手拿开,「没事吧?」

     「没事,就是有点疼。」神谷不着声色的抽回手,「你突然停下来做什么?」

     「到家了啊。」小野牵着神谷进家,「妈,这是我同学,神谷浩史,过来玩的,暂时住在家里。」

     「小野你带着神谷好好玩吧!」妈妈D正准备出门买菜,「神谷喜欢吃什么呀?」

     「汉堡肉!他喜欢汉堡肉和炸虾。」小野抢着回答了,装着吃醋的样子闷闷的说,「妈你都不问我喜欢吃什么。」

     「你是我儿子我还不知道?」

     「你好好招待神谷,我去买菜了。」

     「怎么感觉神谷桑有点不开心。」

     「没有啊。」

       就在刚才,神谷暗暗下定了决心。

       不能再和小野联系了。

       如果小野知道了自己对他的心思,小野会怎么想,结果无非两种,朋友都没得做,或者顺理成章在一起。

       如果在一起,小野要怎么面对爱他的父母,没有父母愿意看到自己的孩子是个同性恋,就算是自己的父母也一样。

       当初对父母出柜的情景还在眼前。

       绝不能让小野经历一遍!

       所以,要趁小野还没有察觉,把一切隐患扼杀在摇篮里。

     「神谷桑你是不是不舒服啊,脸色看起来好差。」小野摸了一下神谷的额头,「出了好多汗,不舒服吗?」

     「没有。」神谷笑了一下,只是看起来很勉强,「天气太热了,我去洗个脸。」

     「卫生间在那里。」小野指给神谷看。「毛巾用下面柜子里的。」

     「我去把箱子放好。」小野推着箱子进房间。
这几天是和小野在一起的最后几天了,所以要好好珍惜,别让小野看出来。

       神谷盯着镜子,默默对自己说。


论师生恋的可行性【七】


     「神谷桑你过来一点,伞不够大遮不住两个人。」

     「那就买一把大伞,能遮住两个人的那种。」虽然嘴上这么说,神谷还是往小野身边靠了靠。
淋湿了会很麻烦的,而且小野君好像一个小太阳,暖烘烘的,让人很舒服。

     「谢谢你,小野君。」

     「诶?诶?」为什么突然说谢谢?

     「谢谢你的伞。」还有不下雨了还来接我下班。

     「没什么啦,不用放在心上。」

     「小野君,全体社员经过协商,决定于八月四日前往仁淀川。」田中板着脸不让自己笑场,一本正经地对小野宣布去仁淀川的时间,不知道的还以为田中要和小野君开战呢。

     「会好好招待你们的,放心吧。」

     「能去你家吃饭吗?」田中有点怀念小野妈妈做的饭,去年有幸吃过一次就一直惦记着。

     「我回去跟妈妈说一下。」小野想起去年田中突然到自己家拜访,妈妈以为是自己的女朋友,做了一桌子菜来招待她。后来好不容易解释清楚了,只是普通朋友。

     「拜托了拜托了!」田中双手合十可怜巴巴地看着小野,「你让我干什么都可以。」

     「真的?」

     「除了犯法的和会被人道毁灭的事都可以。」为了吃到小野妈妈做的饭田中豁出去了,小野君应该不会抛弃同学爱为难自己的。

     「帮我把这篇论文写了,周一要交的,你写快点。」小野迅速把作业甩给田中,一个人溜到图书馆看书去了。

     「小野大辅!!!你给我回来!!!!回来!!!!!」田中气得跳脚,写论文简直是一种折磨啊!

       不过这就不关小野的事情了。

       反正为论文头疼的又不是他。

       小野在图书馆碰到了神谷,不禁疑惑,老师他不用上课吗,这么闲?

     「待会儿就回去了。」图书馆里不方便说话,神谷发邮件给小野。

       怀疑老师是不是有超能力,居然知道我在想什么!
     「我回去了,周六有空吗?」神谷想约小野出去玩。

     「有空。」

     「一起出去玩吧w」

     「嗯。」

       约到了!出去玩什么好呢?边走边逛吧!顺便留意一下小野君的喜好。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周六下雨了。

       小野君的雨男力……

       神谷看着窗外哗啦啦的大雨不想说话。

     「神谷桑神谷桑,下雨了还出去吗?」小野打电话过来询问。

     「小野君你是笨蛋吗?雨这么大当然不出去了。」神谷窝在沙发里打了个哈欠,「现在我相信小野君是雨男了。」

       明明暖得像个小太阳却是雨男,这个反差有点大啊。

     「抱歉抱歉,神谷桑在家做什么呢?」

     「打游戏,撸猫,睡觉。」神谷挠着突然跳到身上的娘桑的下巴,娘桑被挠的舒服的不得了,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要过来一起打游戏吗?」

     「好啊,不过我游戏玩的不太好,神谷桑不会嫌弃我吧?」

     「不会的,过来吧。」

       这样看起来下雨也没什么不好w

       可以和他待在一起再好不过了。

     「神谷桑——」小野敲了一下门就开了,一眼就看到跟在神谷脚边的猫,「这是神谷养的吗?」

     「是哦!」神谷把娘桑抱在怀里,放软了声音跟它交谈,「娘桑,这是小野君w,待会儿可不能挠他哦,不然就扣你晚上的小鱼干!听懂了没有nya~」

       娘桑瞅着小野君看了一会儿,趁神谷不注意的时候冲小野呲牙,然后把脸埋在神谷怀里一动不动。

     「要摸吗?它很乖的。」

      小野对这个深表怀疑,不过主人在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小野小心翼翼地伸手,留意着娘桑的动作,一有不对劲就马上撤回来。

     「疼疼疼……」娘桑的小爪子已经在小野的手臂上留下三道细细的血痕。

     「没事吧没事吧?」神谷内疚地不行,抓着小野的手,「你先坐着,我去拿药箱。」

     「娘桑你晚上的小鱼干扣掉,一个月都不准吃小鱼干!!」

     「小野君你忍着点,有点疼。」神谷拿着棉签蘸酒精给伤口消毒。

     「娘桑来,这里有小鱼干。」小野从口袋里拿出小鱼干,过来的时候特意去超市买的。

       娘桑有点心动,但是主人好像生气了,但是那是小鱼干啊!小鱼干啊!

       娘桑对小野手中的小鱼干的渴望都快要凝成实质了,主人不同意也要吃到小鱼干。

     「吃吧,下次不能挠小野君了,知道吗?」神谷和娘桑商量着。

       我喜欢小野君,希望你也能像我喜欢他一样喜欢他。

      「nya~」

      「啊对了,田中桑说八月四日去仁淀川,神谷桑去过吗?神谷桑要不要一起来?」

     「好啊,有没有特殊化的服务?」神谷随口一说。

     「唔……我妈妈烧的菜很好吃,你有什么特别喜欢吃的吗?」

     「不用这么麻烦啦!特别喜欢吃的……汉堡肉吧!」